第三十九章:乾坤鼎,徒弟玄坤震

    幽静的石室之前的通道内。

    青云弟子皆是以着不同的眼神瞧着碧瑶。

    猜忌,怀疑,防备。

    碧瑶原本不想说

    此处乃是滴血洞,乃是近千年前黑心老人的洞府所在的,但依次情况来看,她若不说的话,很可能会死……

    青云弟子的眼神是真的不善了,陆天朗与陆雪琪两人已经是带着杀意…看向了碧瑶…

    “这里是滴血洞!”碧瑶揉了揉太阳穴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滴血洞?”众人闻言,神色莫名,皆是心中暗自琢磨,从脑海中挖掘所有有关此处洞府的讯息。

    在众人冥思苦想之时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滴血洞?难道……是魔教妖人一直苦苦寻觅的黑心老人遗留的洞府?”齐昊惊呼一声,随即看了看四周,又回想起入口的鲜红色石头。

    “黑心老人?”陆雪琪喃喃自语着。

    “是的,黑心老人,至于是不是墓穴或者洞府,我不知道!”碧瑶低沉着说道。

    或许碧瑶也只是在言语上提醒这些正道弟子,这可能是墓穴,请你们莫要扰乱对方的安眠。

    而然青云弟子皆是没理会碧瑶的提醒,而是神色期待地瞧着燃烧灯盏照明的石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传闻,黑心老人手中的嗜血珠乃是仅次于‘至凶至邪’我们若是此凶煞之物在此洞府中,倘若带回青云山,定是对魔教士气大减啊!”齐昊语气激动地说着。

    田灵儿亦是期待说道“或许不止嗜血珠呀!”

    陆雪琪等人点头表示赞同齐昊所想。

    “萧师兄?我们进去如何?虽然不知这脚印到底是何人或者何物所留,但未必是它……”陆雪琪问道“若是能发现嗜血珠或许其他魔教法宝,也算是为天地苍生做出一番贡献!”

    “好,继续走!”‘萧逸才’点点头,示意所有人朝里面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“其实黑心老人也算是一方人杰了,可惜就是向了魔道。”齐昊似乎也较为了解,唏嘘感慨而已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失败者而已。”‘萧逸才’瞧着那‘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’的石碑刻字,笑说着“一个败在天琊神剑下的人,何足道哉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雪琪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天琊神剑,感到这位师兄仿佛语气是没把枯心上人放在眼里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哦?”碧瑶说道“莫非,青云大弟子看不上天琊神剑?看不上曾经赢了我圣教黑心老人的青云枯心上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要挑拨!萧师兄不会吃你这套的!”

    碧瑶被这个齐昊气的,面色发青,骄哼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看不起,是真看不上!”‘萧逸才’诚恳地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雪琪无语,心中或多或少有一丝怒意,觉得掌教师伯弟子狂妄了,萧逸才此言,自然而然也带上她这位目前天琊神剑的主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进入石室中,发现里面空间较大,左右两侧有几个石门。

    来到了两尊矗立在石室最中央的石雕人像时,见两者怪异模样,众人为之一愣,仔细的打量了两尊魔教神祗后,便将注意力放在其余地方。

    倒是碧瑶见后便跪地拜了拜。

    因为石室内有点燃的灯盏,光线明亮众人便散开在石室中走动,寻找出路或者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‘萧逸才’此时却注意力一直放在张小凡的身上,他目前很好奇,在众多青云弟子分散在滴血洞中时,张小凡是否还可以领悟天书一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具尸骸!”

    众人警惕中参杂着好奇神色在偌大的石室内探索着,忽然田灵儿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众人踱步走去,将一具躺在石阶上的尸骸围住,便打量着尸骨,心中猜测这尸骨身份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地的想起了魔教的黑心老人、

    张小凡见尸骸所坐的地方,似乎有些异样,考虑到众人进入此洞府中,便是为了寻找出路,便走到尸骸旁边,将尸骸轻轻地移开。

    尸骸下那刻印在地板上的字迹逐渐显露出,众人皆是吃了一惊,便瞧着那字迹内容。

    经过数百年,这黑心老人在生命的最后钟头,刻下的内容便出现在这些青云弟子眼前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写句者对曾经爱人缠绵不舍,却不敢靠近的朦胧爱意,却其中带着对曾经的后悔。

    芳心苦,忍回顾,

    悔不及,难相处。

    金铃清脆噬血误,

    一生总……

    到了第四句话,笔势越来越是无力,尤其是到了第三个“总”字,更是潦草,几乎已分辨不出,最後更是一笔带过,就此断了,看来到此处,所写之人也无力再写下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沉默,而打破沉默的却是一直少言少语的张小凡,只见张小凡感慨说道“没想到,黑心老人竟是这样的人,或许他当时很后悔吧,没能与所爱之人渡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其刻字内容意境,心中皆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仔细搜索一下吧,石室不是很大,我们也没见到有什么人出现,那串脚印虽有异常大伙先别放在心上,先寻找有没有出路的机关所在。”‘萧逸才’说道。

    大伙点了点头便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齐昊与田灵儿走入了曾经藏有兵器的石室中,而张小凡、陆雪琪陆天朗三人却是朝着天书的石室中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‘萧逸才’与碧瑶站在尸骸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碧瑶知道这位青云大弟子是守着自己,防止自己弄小动作,心中稍许无奈,说道“我可以走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‘萧逸才’的无视,碧瑶心中有些气愤,但依旧遵循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做法,保持沉默,也不敢过于激起对方的怒气。但碧瑶心中觉得站在‘萧逸才’身边感到无比的压抑,心中仿佛是被压了块大石头,不自觉的远离‘萧逸才’几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张小凡那一边。

    在天书刻印的石壁面前,陆天朗、陆雪琪、张小凡三人皆是面色不一地瞧着石壁上的内容,仿佛皆是入定一般,三人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忽然间华光一闪,石壁上的文字忽然变动闪着刺眼的光芒,陆雪琪张小凡三人面色骇然,华光闪过……石室中再无三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