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.困魔咒逞威,让他杀!

    经历了一阵儿犯浑,阿三也已经冷静了下来,不过越打越心惊,要知道自己和阿久,也就是蒙面侠,他们俩在整个言咒一族里也是顶呱呱排在前头的咒体,可以以一当十的存在,要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到少主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人族竟然能与自己二人互搏数百个回合而不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阿三已经开始有些佩服眼前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终于,在双方再一次分开的瞬间,四名言咒的叽喳声戛然而止,随着耳边最后听到的一句:“阿三,阿久,撤!”冷古五感被夺。

    连空气嗡嗡的震鸣声都听不到,“嘿,没想到也体验了一次拉达的领域之力。”不过拉达的领域目前只拥有剥夺听觉的能力,离五感尽失还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五感尽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?冷古能告诉你的是就像自己根本不存在,却又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在有节奏的呼吸,只不过连氧气都察觉不到,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绝无仅有的大恐怖。也许、可能,只有那些绝地强者和大魔师才能看透这些从而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咻咻咻咻,冷古感觉自己在来回移动,他知道自己在被暴揍,可惜没有痛感,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时候喉头也没有火热感。

    也许被揍了一个世纪,突然脚下一软,冷古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蒙面侠阿久揪着冷古的衣领把他拖拽到落泽身前复命,“少主,此人已经被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啧啧,看这小脸儿让你揍得,都快破了相了,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些冷古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哎,能不能他的五官感知,这样玩起来也没意思呀。”落泽抬起头问向四名言咒里的一个。

    那人脸色为难,“这困魔咒仅能发挥这么一点作用了,若是解了,我怕这人恢复过来,到时想要制服又要花上一番手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让我想想。”落泽捏着下巴想起了坏主意。“对了,用这个锁把他拷住就好了,这个锁是我在家栓熊用的,他应该挣脱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解了吧。”

    唰,五感重现,冷古觉得自己终于又有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“来,学个小狗叫听听。”又是那个娘娘腔,居然让自己学狗叫。冷古下意识就想抡动拳头砸在他脸上,可惜才察觉到双手被束缚起来高高吊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喜欢看你反抗的样子,这样才多一分乐趣嘛,你就尽情地挣扎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冷古没有如他的愿,低下头便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落泽用脚踢了踢,“喂,死了?”

    冷古轻轻晃了晃脑袋,证明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几个意思,不挣扎就没意思,没意思就失去了价值,失去了价值的东西本少主才不会要。这样吧,不如你摇尾乞怜一下,说不准我心情一好会放了你哦!”

    冷古豁然抬头,绿色的眼睛紧紧逼视着落泽,却忽而一笑,“好啊,那我就,摇尾乞怜一下吧!”

    说到后边的时候冷古的眼中陡然有白焰在跳动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枷锁瞬间炸裂,碎片弹飞出去恰巧砸中了一名言咒的眼睛,当场瞎掉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即使是咒体也反应不及,落泽被冷古掐住了喉结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有言咒怒发冲冠,想要上前救驾。

    “敢动?!”冷古的手上的劲道不由得又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少主的小脸憋得通红,那言咒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过来让我杀!”冷古指着一人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狂徒!”被指那人气得眉毛抖动。

    “让。。让他。。杀!”落泽勉强挤出三个字,因为他觉得如果再不出声,可能下一秒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。

    听到落泽命令,被指那人不复愤慨,言咒一族只有绝对的服从,他对着落泽的方向恭敬行了一礼,便自己抹脖子死掉了,即使是死也不愿死在冷古的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冷古似乎并不满意,指着另一个言咒命令道:“你,过来让我杀!”

    可是这回被指的人是个怂包,惜命得很,吓得浑身发抖,生怕落泽会命令他自己献出性命,拔腿就要逃走,可惜被他身边的言咒一刀刺中了颈上的大动脉。“你。。”

    “言咒一族的绝对服从你忘了么,你该死!”

    啪嗒,此人尸体被手持短刀的言咒推落到一旁,此时,健全的言咒就剩下他一个了,不过这人显然不是庸俗之辈,他举起短刀遥指冷古,语气森然,“你若想倚靠威胁相继取我等性命的话,我劝你死了这条心,否则即使拼着违反族规我也要将你格杀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当真以为,我是倚仗威胁才敢在这儿装大尾巴狼的是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伤多少人的性命才肯放过少主?”那男子紧紧追问,已经摆好了冲刺的架势,似乎只要冷古说出全部这个答案,他就会立马冲出去和对方拼命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言咒都该死,刚才我本来隐隐有顿悟的趋势,可惜被你等的咒中途打断,你说这笔账我追究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男子默然,对于修习者而言,顿悟太过宝贵,一旦错过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会再次遇到,可以说,打断别人的顿悟就相当于谋财害命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谁都不会甘心献上自己的性命,男子还是争取了一下,“你看现在已有两人毙命,一人眼睛瞎掉,这代价应该足够大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冷古嗤笑一声,眼神陡然凌厉起来,“过来让我杀!这是最后一遍警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还能有什么底牌,少主,对不住了!”男子手持短刀,咒力由内而外激荡开来,顿时衣衫炸裂,露出了近乎印满咒文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阿木勒,原来你竟然也走了咒体一道。”阿三小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而且看这咒文的密集程度,他的力量不在你我之下。”蒙面侠阿久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.